读一遍《红楼梦》原著胜于看百篇红学评论

 
当代人对待文学作品,有一种惰性。就是不爱读原著,而爱看评论、简介什么的,以为这样就会又不费力气、又能把作品理解了。殊不知,文学评论只对原作品加了一点佐料而已,如果光吃佐料,就不可能品尝到作品的原汁原味了。而且,相当部分的评论是评论者咀嚼后的残汤剩饭,更失去了作品的原有美味,甚至有的还是评论者吃后从胃里倒出来的秽物,看后令人作呕。
  《红楼梦》是我国最伟大的一部文学作品,自从其诞生以来,让人百读不厌,读的遍数越多,从中找到的美感越大。可以说,《红楼梦》是一部宜于精读、细读的书。但在当今社会,浮燥之风盛行,很多人对《红楼梦》是慕名而来,但又不肯下功夫去读原著,倒是喜欢看红学评论、听《百家讲坛》评红楼,以为这样就理解到了红楼的真谛了。写到这里,到要申明一下,本居士并不是说就不该评红楼了。其实,本居士也是喜欢看红学评论的。只是说,看评论,听讲座,不能脱离原著,只有原著才最能代表作品的本意的。
  现在,世面上流行所谓的“红学大家”,很多人都爱跟风,对其崇拜得不得了。其实,在本居士看来,他们中的一些人完全是胡扯蛋,是在愚弄80后、90后的“无知少女”们。
  其中最离谱的就是刘心武先生的“秦学”和周汝昌老先生的“红楼梦的真故事”,把一部好好的《红楼梦》讲得面目全非。而CCTV又推波助澜,让他们的奇谈怪论在《百家讲坛》上“大放异彩”。特别是“秦学”泛滥,弄得现在的年轻人就只知道《红楼梦》是在讲康熙帝下“九龙夺嫡”而落败之二阿哥遗孤女的故事。刘心武先生的想象力之丰富,观点之雷人,与原著的本意相差十万八千里。所谓“秦学”就是玄学,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误人子弟呀。刘心武先生,要记住《红楼梦》是曹雪芹老先生的《红楼梦》,不是你个人的《红楼梦》,你想如何改就如何改得了的。
  周汝昌老先生也是,原本一个好好的“红学”学者,现在自降身份,把自己降到了刘心武一个档次上,也跑到《百家讲坛》上凑热闹。弄得来好像你“还原”的红楼梦真相,比原著写的还真实,比原著还高明。其实,你这样做,有背于原作者雪芹先生的本意,雪芹先生在书的开头就讲将“甑士(真事)隐去,贾雨村(假语称)言”。雪芹先生这样做是有其用意的,也就是“此书纯属虚构,不得对号入座”。而你偏不信邪,要去还原一个所谓的真面目。 “红楼梦”里面藏了什么,只有作者自己知道。而你偏偏要去找,结果找错地方,挖出一堆让雪芹先生看了哭笑不得的故事来,把原著都弄得面目全非了。而且,最可悲的是,你还要向世人表明说,你挖出的这堆故事就代表了原著的真谛,是《红楼梦》的真故事。你这样做有点不负责任,实际上是毁了你治学严谨的一世清名。哎呀,本居士为你老先生可惜,感到你老人家有点“晚节不保”了。
  其实,《红楼梦》就是《红楼梦》,不要去续,不要去“真故事”。高鹗续《红楼梦》应该是续书中最好的,但还是遭人诟病。当然,由于原书作者写书后自身遭遇的种种原因,《红楼梦》一书中确实有许多不完整的地方,有许多缺失,读者读后也许会有点不尽兴。但,这更能给予读者遐想的空间,更增加了该书的魅力。如果把什么都讲透了,就没有什么可玩味的了。就像世界著名雕塑“米洛的维纳斯”一样,虽然缺了一只手臂,却展现了断臂的残缺美。现在谁也没能将另一只手臂还原上,这样反而更有其独特的魅力。要知道,这尊断臂雕塑是所有维纳斯雕塑中最美的。所以,断臂维纳斯就是断臂维纳斯,不需要人们去将其接上另一手臂。同理,美国作家玛格丽特•米切尔写的《飘》在全球红遍近一个世纪,原书也是给人留下了一个女主人公明天如何的悬念,让人遐想无穷。后来,有作家续了一部书叫《斯佳丽》,也只是昙花一现,还是没有原著的神韵。所以,要想欣赏一部作品,最好的办法是读原著。
 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