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太上忘情,贤者过情,愚者不及情,故至人无梦,愚人无梦。是庄生之栩栩梦为蝴蝶,彼犹是过情之贤者,不能如太上之忘情,亦不能如至人之无梦者也;是钟情者,正贤者之过情者也
  • 第 一 回 贾雨村醒悟觉迷渡 甄士隐详说芙蓉城
    话说那空空道人,自从在悼红轩中将抄录的《石头记》付与曹雪芹删改传世之后,就风闻得果然是掷地金声,洛阳纸贵。 空空道人心下甚喜,以为不负我抄录了这段奇文,有功于世,诚
  • 第 二 回 林黛玉夜照风月镜 金鸳鸯魂归离恨天
    话说林黛玉独坐房内,等人静时取出“风月宝鉴”来,将背面对着灯下一照,但见里面隐隐有楼台殿阁之形,宛如大观园的景况,再仔细看去,却像自己住的潇湘馆的样儿一般。只见宝玉正在
  • 第 三 回 甄香菱云路拜严亲 史太君他乡救仆妇
    话说凤姐与鸳鸯等大家在绛珠宫里吃过了饭,仙女们捧过漱盂来漱了口,坐着吃茶,又说了一会子闲话。鸳鸯道:“我想二奶奶和我两个年轻的女人,纵有跟随的小太监们也算不得什么
  • 第 四 回 贾夫人遇母黄泉路 林如海觅女酆都城
    却说贾母向鲍二家的道:“你过来,我细细的瞧瞧你。你既是咱们家里的人,我眼里怎么不大见你呢?”鲍二家的道:“奴才们两口子,原是珍大爷那边的人。琏二爷说奴才的男人好,
  • 第 五 回 青埂峰湘莲逢宝玉 观音庵凤姐遇秦锺
    却说贾宝玉自从那日乡试出场,在稠人广众之中,忽然看见了那个癞头和尚,在那里远远儿的合他点头呢。他便趁着人挤的空儿,撇下贾兰,跟着那和尚就走,恍恍惚惚就像脚下生云的
  • 第 六 回 鸳鸯凤姐各遂初心 宝玉湘莲同证大道
    话说凤姐等三人坐在轿内,但见前面旗锣伞扇,前呼后拥,十分热闹,也无心看那六街三市的风光。不多一时,转弯抹角,早到了城隍辕门,只听一声点响,重门洞开,一直抬进二堂,
  • 第 七 回 两好同床岫烟教夫 四喜临门宝钗生子
    话说宁荣两府,自贾赦、贾珍赦罪回来,复还府第,贾珍仍袭了宁国三等世职,贾政袭了荣国世职。贾琏已将平儿扶了正,管理家事。 瞬届会试场期,大家俱忙着给贾兰进场会试。到了
  • 第 八 回 史湘云三宣新酒令 刘姥姥再醉荣国府
    话说薛姨妈同邢岫烟到了荣府,原来薛宝琴因送喜蛋到梅翰林家去,方才晓得,今儿也来了。李婶娘也因送蛋晓得,就带了李纹过来道喜。李绮也从甄府来了。又有贾(王扁)之母带了
  • 第 九 回 薛蝌中举何用生疑 平儿生子允宜称快
    话说尤氏走了进来,笑道:“你们做什么呢?一会儿嘻嘻哈哈的一阵子,笑的这么热闹。太太们说,怕吵了小哥儿,打发我来申饬你们来了。”宝钗便道:“我说你们别太闹的没样儿了
  • 第 十 回 新孝廉迎巧姐出阁 官媒婆与贾兰说亲
    话说贾环中了举,次日便与薛蝌会了周姑爷,大家会同年,拜座师,穿了青衫,簪花披红,赴鹿鸣宴回来。贾政命人开了宗祠,带着贾环祭拜一番。回到荣禧堂,各亲友皆来道喜。 贾琏
  • 第十一回 平儿连与两侄为媒 黛玉公向元妃祝
    却说贾芸来到林之孝家,小红在屏后偷看,见小丫头进去倒茶,便探出身子来,说:“原来是二爷么。”贾芸一见,跳起身来,作了一个揖道:“姐姐好,一向没见了,听见姐姐病着,
  • 第十二回 警幻仙诗和贾元妃 薛宝钗书寄林黛
    话说香菱拈笔和诗一首,出席躬身呈上元妃。元妃接来一看,见上写道: 不羡盈盈掌上身,幽芳一缕静无尘。 康成书带留佳话,茂叔芸窗占早春。 号绛果堪餐秀色,名珠恰似近鲛人。
  • 第十三回 遗帕相思今朝勾帐 寻春心事他日开
    话说小红在平儿屋里,每日与姐妹们闲玩说话儿。只因给贾芸亲事说定,心已遂了,便毫无思虑,安然畅适,不过旬日之间,病已全好了。贾芸也有了娶亲的日子了,平儿便捡了几套衣
  • 第十四回 花氏袭人错认宝玉 椿龄鹤仙喜遇蔷
    却说甄宝玉因为有事到平安州去,只带了包勇一个人上路。主仆二人轻身骑马,连夜兼程,三天便赶回来了。离城七八里地,时已二鼓,不能进城。那地名紫檀堡,不多几家人家。时又
  • 首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下一页
  • 末页
  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