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想娶红楼梦中的哪个女子?(一)

2017-06-19 作者:   |   浏览(
黛玉:您重情义,肯包容。现代男性喜欢黛玉是困难的,这是一个对爱情精于计算的年代,黛玉问题特多:体弱多病,孤高自许,目下无尘。和她在一起,非要有很多的耐心不可。很多人以为,只有宝玉那样“娘娘腔”的人才会对黛玉陪小心,其实恰恰相反,只有真正的男人,才懂得欣赏黛玉的性灵之美——她是最纯粹的女人。选择黛玉,说明您重视精神的契合和情感的共鸣,说明您有为爱不断付出的勇气。 
  可是,我还要说,喜欢黛玉的人,一种可能,您的精神特别强健,足以安抚自己和对方焦躁的灵魂,这对您和您的黛玉都是一件幸事。另一种可能,您亦有几分自恋,是个完美主义者。完美者必对爱苛求,您和她之间,就会老是上演急风骤雨般的场景。更要紧的是,唉,黛玉难找啊,弄不好,只得其形,不得其神,那您可倒了大霉了。
 
  
  紫鹃:啊,我恭喜您,您真是一个聪明人,紫鹃,是大观园里精神最健全的女孩子,她是那么的真诚善良,细心体贴,为人着想。所以曹公以“慧”许之。智者乐,仁者寿。黛玉思想爱走极端,她却豁达得多。她是最没有奴性的,晴雯比她尚有不如,因为晴雯努力摆脱奴隶身份,凡事争一口气,而她潜意识里就没把自己当奴隶,她是把黛玉当作自己的朋友去关怀爱护的。她的贵族气质,不逊于黛玉。
 
  有一个说法,喜欢上一个女孩子,就注意观察她是如何和同性朋友相处的。这是很有道理的。对朋友有义者,于爱人必不会无情。您如果真的找到了紫鹃一样的女孩子,是一生幸福的保证。
 
  
  袭人:什么什么?我不会听错了吧?没错儿,您喜欢袭人,那我只好遗憾的对您说,您真没劲。袭人身上,集中着女人的奴性,甚至可以说,是中国人的劣根性。李劼先生所说的:绵羊的道德。您被她的“温柔和顺、似桂如兰”迷惑了,证明您缺少智慧,亦证明您缺少征服欲——您不懂得酒逢知己、棋逢对手的乐趣。一个喜欢女奴的人,一定不会是精神上的贵族。
 
  
  湘云:拜托,湘云不过是个孩子,浑金璞玉,只是灵窍未开。您别看她诗写得那么好,鹿肉吃得那么快,喝酒喝得那么疯——她根本拒绝长大,那是她保护自己的一种方法。一遇事情,挥拳攘袖直上,像个侠女,其实是缺根筋。这样的女孩子,爱恨都直截了当,所以容易被人笼络,被人利用。您喜欢她?哦,您是海尔茂,喜欢小松鼠儿,小鸟儿。不过小心,您的湘云若是学会思考了,对她其实是一种痛苦;若是没学会,二十岁的时候您觉得她很可爱,四十岁的时候呢?
 
  
  宝钗:呵呵,来了来了。宝钗是妻子的首选,我的意思是,按择偶的标准来看,她无一不佳——健康丰艳,稳重大方,圆融圆通,带出去一定博得满场彩声。选择宝钗的你,应该是那种很有理性,善于安排生活的人。
 
  黛玉报人以直,凤姐御下以威,宝钗则挟“德”与“术”令人归化。整个大观园无不在其笼络中。她是儒家理念和道家权术的最完美结合,世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,宝钗的学问文章早就出神入化,真正达到了大道无形大音希声的境界。以前女子在社会上无用武之地,只徒争胜于闺阁,以夺取好丈夫、将来当上“老祖宗”为最高业绩,今日之宝钗,更会有一番作为。
 
  娶了宝钗,你会很幸福,只不过这幸福大多是给外人看的。你和她之间,永远不可能颠倒痴狂生死以之,你们缺少爱情中至纯至美的境界。你和她在一起二十年,功成名就,生活安稳,但我送你一个词代表你那时的感受:郁闷。
 
   或者换一种讲法:纵然是举案齐眉,到底意难平。
  
 
  李纨:哦,您眼光不错,当然,还有一种可能,您很愚蠢。
 
  李纨不写诗,但有诗心。苏轼妻王氏赏月时言,秋月不如春月,秋月使人凄楚,春月使人和悦。坡仙许以能诗。有诗心者,始有感悟美的可能。看大观园姐妹结社吟咏,都从李纨的裁判,不单敬她是大嫂子。芦雪庵即景联句,宝玉输了,李纨道:“我才看见栊翠庵的红梅有趣,我要折一枝来插瓶。可厌妙玉为人,我不理他,如今罚你去取一枝来。”口齿何其风韵!李纨的情趣实在是被环境掩夺了。琴瑟在御,莫不静好。您若会调弦,出来的自然是动人乐音。
 
  李纨的好处不只于此,李纨是很会过日子的。她在贾家,不声不响,安分守己,远避大家庭的一切矛盾,人称“菩萨”。第四十五回王熙凤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聒噪,却不经意的透露了李纨持家(她的小家)的精明。李纨材不足以成大事,却是小康之家的贤妻良母。
 
  但是,如果您是因为李纨“道德上的完美”,喜欢“槁木死灰一般”的李纨,对不起,您是个超级笨蛋。
 
  但不管怎样,选择李纨的您,是一个现实主义者。
  
 
  熙凤:我对您表示赞赏!我们今天这个测验,关键不在哪个女孩子,而在于“选”哪个女孩子,您敢说您欣赏凤姐,证明您没有绵羊的道德,您乐于挑战生活。 
 
 
   凤姐身上,有着这个没落贵族之家最缺少的生命力,她野心勃勃,勇往直前,攫取一切自己认为应该攫取的东西。她只是倒霉,生逢末世而已,否则,她就是斯嘉丽。只有白瑞德,才敢喜欢斯嘉丽,阿希礼就敬畏于她的生命力而一再逃避,他也不配斯嘉丽,只有具备同样生命力的白瑞德,才是斯嘉丽的对手。贾琏也不懂欣赏凤姐,他总是偷鸡摸狗,不单是好色,乃是凤姐对他产生的压力的反动。凤姐的悲哀在于她没有选择的权利,只好和贾琏那样恶俗的男人捆在一起;斯嘉丽的悲哀在于她有选择的权利,可她母亲给她的清教徒和淑女教化却总和她的本性相冲突,使她看不清楚自己的选择。我们责备凤姐和斯嘉丽对金钱的狂热、对人的冷酷无情,但很少看到一个事实,即她们都缺少安全感。贾琏使凤姐没有安全感,战争使斯嘉丽丧失了安全感,那是她们填补内心空虚的一种方法。不要以为是凤姐的胡作非为导致贾府事败,若是没有凤姐,贾府败得更快。
 
  一切创世神话中的女神,都多少有点王熙凤的气质。比如苏美尔神话中的印娜娜。黛玉和熙凤们支撑着精神与物质的两极,黛玉们使这个世界美丽,熙凤们使这个世界进步。
 
  您若把熙凤娶回家,善用其才而御之,祝贺您,您会有庸常男人没有的乐趣。且慢,忽然想到一个问题,想找个能干老婆当靠山,因人成事碌碌无为的男人现在也多,您说呢?
  
  元春:元春可贵之处。她看得破自己的“凤藻宫女尚书”,其实“终无意趣”,养尊处优,也不过是个“见不得人的去处”。这样的女人,宠辱不惊,定有处变之能。选她,您有气魄。
 
  
  探春:探春有凤姐一样的本能,更有凤姐不具备的学识。所以探春身上的,发散着一种英气,如刀刃新发于硎,灼灼逼人。探春有杀伐决断之能,性严整而不可犯,凤姐对她,尚且要规避三分。凤姐为“利”而无情,探春则为“理”而无情,只要占到了“理”,她是百折不回。如果您和她起了冲突,她首先维护的是自尊,而非爱情。所以喜欢探春的人,得先掂掂自己的斤两,若是自度气不足以胜之,还是敬而远之为妙。否则,您和她在一起,一定非常辛苦,还落得她丢下一句谢道蕴的话:“不意天壤之中,乃有王郎!”
   

  迎春:我想不出谁会喜欢这个二木头,只好送您一句话:您真有同情心,或者您支配欲太强……
   

  惜春:惜春最象上海人,“阿拉管好自己就行了”,是一个合理自私者。你不能欠我,我也不欠你,凡事都讲个一清二楚。国人一个毛病就是不扫自家门前雪,专管他人瓦上霜。惜春,倒是符合现代道德。您喜欢惜春,也和她有点相像吧。您要和她搞周末夫妻,婚前财产公证,家庭AA制什么的,准行。这样的夫妻关系,简单,实用,内耗少,烦恼也少。但有一条,人的感情若是也按照经济原则来制定,是很可怕的。家庭,毕竟不是一个股份公司。俗云: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来时各自飞。惜春一定飞得最快。你也怪她不得。须知,人不可太贪婪,没有你付出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